RUTHY/一個人一生的功與過,社會輿論如此簡單的下了定論,我們該如何平心的看待遠雄趙藤雄?

(財經專家阮慕驊報導) 遠雄趙藤雄董事長,近來捲入桃園合宜住宅弊案,和遠雄趙藤雄董事長有過多面之緣的財經專家阮慕驊,心中感到萬千感慨!一方面,司法尚未釐清案件事實,另方面一個人一生的功與過,社會輿論怎能如此簡單的下定論,這樣的現象看在阮慕驊眼裡,著實讓他感到心驚。

任何人一生一定有功有過,無論是達官顯貴或販夫走卒,誰能說此生沒做過一件錯事?所謂蓋棺論定,客觀的評論也需就功過來整體評論一個人的一生。遠遠雄趙藤雄董事長這一生70年來不應該得到的是:因為這一件事全盤否定他,尤其趙藤雄對台灣經濟發展還曾經有過貢獻。

阮慕驊回想起,頭一次看見遠雄趙藤雄董事長,大約是在10年前,在三立台黃金七秒半節目上,遠雄趙藤雄董事長暢談他的經歷,當時遠雄集團還沒有這麼大模規,印象很深刻的是,趙藤雄談起他小時候的故事。

遠雄趙藤雄董事長說,他生長在後龍,當地靠海,家中務農,小時候家境清寒,小學就幫父親在田裡工作,每天清晨得挑著剛採收的青菜,翻過一座山頭,從後龍走到苗栗市的苗南市場販賣,才能去上學,對一個小不點的小學生,天沒亮就摸黑下田,挑菜翻山,這種辛苦可想而知。

那次節目,遠雄趙藤雄董事長還帶來了他年輕時當泥水工的全套工具,雖然已是建設公司的董事長,他不忌諱讓人知道他是泥水工出身,他也未曾丟棄那套讓他起家的工具。

遠雄集團這十年來愈來愈大,無論各界對遠雄、對趙藤雄各種正反面的評論,無論何種說法,都無法磨滅阮慕驊心中當年對趙藤雄的這段回憶。

當年飛碟電台要成立,主事者因為是新黨背景,當時在大台北地區找尋適合可以架設電台天線塔的大樓,但因各方不敢開罪李登輝前總統,看中的大樓所屬企業主都回拒了,最後相中位於羅斯福路與和平東路口的遠雄大都市大樓,遠雄趙藤雄二話不說一口答應,讓當事人相當感動。

這次事件發生後,有人說遠雄趙藤雄凡事一把抓,因為自己行賄交付現金才會落得如此下場。確實,趙藤雄凡事親力親為,70歲的他,每週末都還例行巡工地跑建案現場,如果換作是一般人,早就退休享清福了,真有人這麼傻嗎?行賄付現的事,不會交待屬下去做就好,有事讓下面的人去扛,不然當大老闆是做假的嗎?以遠雄趙藤雄的人生歷練不應該會不知道這點眉角吧!
檢察官抗告二次羈押他,理由是串證、滅證及恐有棄保逃亡之虞,串證與滅證,有可能,且法官已做出心證,但單憑遠雄趙藤雄自己扛下責任,沒有叫任何一位屬下代罪,阮慕驊就堅信他絕無可能棄保,因為趙藤雄吃過比兩個月牢獄之災更大的磨難。

事發後,遠雄集團一位主管告訴阮慕驊,遠雄有8000員工,趙藤雄與董娘在這位主管生病住院時,對她百般照顧,令她此生不忘。這位主管很低調的請了半年的病假,回任後依然就任原職。

行賄錯,收賄更可惡,有罪當罰,但真正能使社會前進的是檢討改正。鄉林董事長賴正鎰說,趙藤雄給的是「鐘點費」和「仲介費」,只不過他給的是官員,才有今日。賴董想必非常清楚土地開發和政府關係這塊才會有此感嘆。如果公共工程、政府標案的這種行政裁量權制度不改革,沒有好的、有效的監視制度把關,那麼關一個趙藤雄又能喚回多少社會公平正義?

遠雄集團:http://www.farglory.com.tw/

大巨蛋可否打棒球 遠雄:會勘通過可打

大巨蛋的真相-大巨蛋打棒球天經地義

大巨蛋的真相-符合國際規範 台北遠雄大巨蛋有資格舉辦國際棒球

被爆大巨蛋變扁蛋 遠雄:圓的扁的自己看,最美蛋形耶

遠雄大巨蛋系列報導-我要大巨蛋

遠雄大巨蛋 遠雄大巨蛋美麗的夜景

遠雄大巨蛋 閃耀台北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