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安/從台北市府宣布大巨蛋停工,到部分區域報備復工,大巨蛋前途未卜之際,對於棒球迷來說,一定是個重重的一擊,做了20年的大巨蛋棒球夢,為何遲遲不能見到符合國際規範的大巨蛋運動場完工?或許也提供我們一個機會,思考台灣體育產業與運動觀光的未來發展。

5月20日,遠雄大巨蛋遭台北市政府勒令停工,到後來為顧及捷運安全疑慮,靠近捷運區域予以報備復工。所有人都在看,這顆「蛋」未來命運將是如何?
若大巨蛋最後仍能順利完工,那麼,它將會是台灣首座達國際規模的大巨蛋運動場,擁有4萬席座位數,也會是全台唯一符合國際標準棒球場規格的室內棒球場。
這是台北大巨蛋的實質性意義,擁有一座國際級的室內體育場館,讓台灣眾多棒球迷們引頸期盼大巨蛋運動場的落成。
事實上,完善的球場設備與球場營造,早已是國內外職棒球團的經營趨勢。試想,若有一座位於市區、交通方便的室內棒球場,不僅更能促使人們花錢走進球場觀賞棒球比賽,樂觀來看,台灣棒球產業也可能從中獲得更多發展動力,而位於市中心、看球又不會淋到雨的大巨蛋運動場就是最佳選擇。
而且,大巨蛋背後的意義還不僅僅如此。

從城市發展的角度來看,大巨蛋更肩負城市形象、建築地標、運動觀光等指標性意義。諸如東京巨蛋、多倫多Rogers Centre、邁阿密馬林魚球場等,都是城市重要建築,同時亦為城市發展運動觀光注入許多活力,大巨蛋的觀光效益一定是不容小覷。

運動觀光是城市/國家行銷的策略之一。除了人們本身參與運動活動的「動態性」運動觀光,例如參加日月潭萬人泳渡、金門國際馬拉松等;「觀賞運動賽會」也是運動觀光很重要的一部分。例如在五月底登場的台北國際觀光博覽會,將首度有日本職棒聯盟參與,爭取台灣球迷赴日觀賞球賽,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。
即便巨蛋對於塑造城市形象、以及促進運動觀光有很大助益,但巨蛋失敗的案例在全球其實也不在少數。
尤其動輒容納數萬名觀眾的巨蛋,能否真正吸引人潮,關鍵還是需要回到運動產業本身,否則,徒然新增一座演唱會場地,姑且不論對現有小巨蛋的排擠效應,一座城市近在咫尺就有兩座功能相仿的大型場館,對寸土寸金的台北市而言,這做法也太「土豪」了些。
在市府決定大巨蛋的未來同時,也該檢視自身的運動觀光政策能力。根據交通部觀光局102年國人旅遊調查狀況報告,民眾旅遊時以觀賞球賽(如棒球、籃球、網球等)為主要活動項目的比率僅有0.1%。當遠雄為大巨蛋做廣告說:「一次兩種需求滿足。」但就目前實情來看,倒不如講「兩顆蛋只為一種需求」來得實際。
呼應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所言,「大巨蛋案沒有人在談運動」,撇除巨蛋的安全、權利金等爭議,與其爭論台灣需不需要一座大巨蛋,不如換個角度,思考台灣運動產業的未來發展。
20多年前的職棒總冠軍賽因雨停賽催生了巨蛋,但若政府無心發展體育,「振興國球」永遠只會成為口號。就像當年政府興建小巨蛋,原欲扶植國內職業籃球運動,結果現在最常聽到夢想「攻蛋」的不是哪位籃球員,而是歌手。
運動產業是運動觀光的根,唯有向下扎根後,才可能享受發展運動觀光帶來的甜美果實。

『體育』台灣需要先進專業的大巨蛋球場

【運動】台灣需要先進專業的大巨蛋球場

遠雄大巨蛋 一蛋雙吃兼顧展演活動與運動賽事

大巨蛋的BOT案真相

《台北大巨蛋特輯》精華區商圈大巨蛋帶動龐大商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