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/ 我原本對柯P很有期待,但從他挑了200多件違建拆除開始覺得不對,那其他的呢?這是殺雞儆猴的方式,殺幾個人讓你怕,他卻沒有提出一個解決違建整套的政策,不是整個結構性的改變問題,他只是在警告人民,不管是認為違建有問題、交通有問題,他都採取選擇性的懲罰。如果今天政府可以把全台北市的路口都拍下來,我怎麼知道他有沒有放過誰?權力全部在他手裡,由他來判別。

拆違建懲罰幾個人
並沒有改變事實

柯P會崛起,是因為兩個黨都不可依賴,我們要有一個真實的、直接的、站在我們的角度處理事情的人,其次是政府運作失能,這是人民巨大的失望。柯P出現,同時迎合了這兩種期待。他是個醫生,有專業,高智商,極度理性,永遠第1名,這種人高度得到台灣社會信任。但台灣教育訓練出來最優秀的像扁和馬,最後都證明他們的不完整性,柯P也是,開始顯現了他的片段性跟局部性,他卻渾然不覺,以為自己統統是完美的。

台北市其實從1994年以後就不能再蓋新違建了,他懲罰幾個人並沒有改變事實;我想到孫武練兵這個故事,他為貫徹軍令,當場將吳王最寵愛的兩個妃子殺了,原本散漫的後宮嬪妃全都井然有序,這就是透過懲罰一些人來贏得權力性。台灣有六十萬戶違章建築,只有這些危險、其他的不危險嗎?他對違建的整套作法是什麼?砍完人頭後,可以告訴我其他問題要怎麼解決嗎?

大巨蛋案什麼都可以重來
以後大家怎麼玩?

交通違停用監視器舉發的問題也是,你光每間小學門口,每天都可以取締50部車,那些來接小朋友的車,你有提出配套方法嗎?如果不違規,怎樣接到小孩?而不是只有懲罰。包括大巨蛋案,他的權限在擴大,對於法規的認定、程序認定,以他為準,跳過中央,消防、疏散標準他重新訂定,這在建築界來看,簡直是傻掉了,你什麼都可以重來,這讓大家以後怎麼玩?

大巨蛋是由專業設計,他的團隊是全球蓋體育館頂尖的美國團隊,柯P一直暗示馬英九和趙藤雄私下往來,暗示這是弊案,但他沒證據。大巨蛋都有審議程序,在我們建築人看起來,這些審查非常囉唆繁複,不是市長拍板的,你必須證明這些審查委員有人被收買。遠雄是不是有問題我不知道,但你到現在還無法具體舉證,卻不斷把它判死刑,這很可怕,沒有程序正義,你下個要選誰打沒人知道。

這種假設我不能接受,因為你可以用在任何一個案子上,不只是大巨蛋,你也可以質疑台北一○一、高雄世運館……,所有大型建築都用同一套流程;你也可以說這個制度有問題,那你去整頓制度,而不要只挑一個東西砍,這對專業者很可怕。

他若覺得公務員沒效率,那就去改變結構問題、改變運作方式,不要只是懲罰公務員;他一直沒去做本質的事情,總是在做殺雞儆猴的事,嚇財團嚇各種人,夠了,我要聽他告訴我們,這整個問題出在哪裡、該怎麼做?背後制度面都不談,殺了這兩個人,世界上就沒壞人了嗎?

他必須改變的如政府結構、權力問題,政府失能問題他還沒做出整頓,他像明星一樣用他的權力來懲罰人,建立他更高度的威權性,我們到底是選了一個皇帝還是選了一個公僕?他的權力不斷膨脹不斷凌駕在人民之上,出發點可能是為了人民,但過程中都是極權。

台灣過去20年好不容易把單一價值變成多元價值,柯P卻回到一個強權政府,政府是衣食父母,回到蔣中正那些人給你的承諾是一樣的:你必須相信我。這是一元價值觀,高度控制,回到單一權力,一切只有他說了算,這裡頭人民看似被保障、被照顧,實則漸漸失去效能。

柯P的嚮往是新加坡,現在更顯現是極度控制權力,極度要證明他是大有為政府的模式,他的權力性會繼續膨脹,由他來判斷所有的事情,人民退回沒發言權,他保障你的方式,是透過他一元價值標準下,用嚴厲的懲罰來確認這個,他的懲罰看起來會照顧到中間7成、懲罰另外30%,但那30%就是多元性,是使一個社會更豐富、更健康的可能性。他會開始把邊緣事情都掃蕩掉,維護一個高度服從、理性配合的中產階級,那些邊緣者、弱勢者不是他的重點。

把台北市變無塵室
我們不要另個新加坡

這讓人懷疑他的公平正義是選擇性的,他在認定什麼是合理的社會、完美的台北時,他的價值觀令人擔心,那是一種類似新加坡的,吃口香糖、叫計程車站錯位置都處罰,透過高度監視,塑造出一種井然有序、單一、完美、無塵室的環境;但一個社會現在所謂的錯,很可能在未來是對的,那是引導我們往前走的過程,這會在他篩選過程中被殺掉、失去人性。他不懂人權,他的處罰,最終遭殃的是底層的人,計程車司機禁不起3000、5000的損失,中產頂得起,真正高階的人不痛不癢,這種罰真正傷害的,會落到那些最沒有選擇性、最沒有空間的人;而政府真正應該照顧的,是這些可能被壓迫的弱勢者。

他前頭都是用一個政治正確的說法做訴求,讓民意支持他,後面的操作都是個人權力凌駕程序正義,凌駕公認的法定規則。他的意志決定一切,打財團、打不法的人、掃蕩酒店、妨礙交通的、蓋違建的,下一個要懲罰誰?下個禮拜要做什麼?沒有人知道。有邊境有止境嗎?他的意志決定一切。你砍的過程,大家鼓掌認為做正義的事,但不夠,我要看到你做了這些事之後怎麼填補?你最後要把台北變成什麼?

柯P比別人聰明,判斷事情的理性邏輯比別人好,但他的問題是過度膨脹自己,他的權力性與傲慢,開始壓過原本的優點;他跨過自己原來專業的亂發言,公民權力嚴重被侵犯,他渾然不覺。政府究竟該做到什麼程度?大巨蛋政府能做嗎?爛攤子要全民埋單嗎?反商反富會贏得一時的喝采,贏得那些積怨,但最終人民要社會能流動,要看見機會、有新開口,但他能創造機會嗎?

他上任以來的作法,是在告訴人們他對待財團的態度,砍兩個會有效果,大家都乖乖的會嚇到,但民間財團就從此不作為啊!這個社會的資產結構有改變嗎?沒有人移轉,沒有人受益,他們只是不作為,只是移到其他地方,這對台北有什麼好處?你的目的是什麼?

政治權力、公民權力、資本權力,台灣是要邁入這3個一起攜手合作的階段。公民權力是最近崛起的力量,政府權力是消退最快的,資本權力會很快拒絕和政府合作,尤其是台北市。未來沒有資本家會來和他合作,社會住宅怎麼蓋?開發商和建築商都高度依賴政府,所有作為都要透過政府的審核,不敢得罪政府,沒有人敢出來指責他,尤其以他現在這種選擇性懲罰,你怎知你不會是下個受害者?大巨蛋民意一面倒,但建築界覺得他完全離譜,離譜到令人害怕。

他如果覺得資本權力不重要,提出一個無重大建設的市政藍圖也可以,而不是東K西K,卻拼不出拼圖,愈看愈像是個人意志決定是非。我們好不容易解嚴後,政府權力慢慢散掉,現在又回到一個人身上,但靠一個人來解救社會的時代過去了。

柯P的「監視器抓違停」引發「不懂人權」的批評。(王鈞峰攝)

 

柯要知道自己的局限性
讓專業真正發揮

柯P的行事風格和個性,讓他太相信自己的判斷了,他要謙卑一點,他的確有我們都欣賞的能力和個性,但是他權力的自我膨脹性和過度任意性,也很恐怖,會跟他個人好惡、意識形態結合在一起,缺乏客觀性。

當初會支持他,就是他的理性和邏輯,但他得到權力之後卻不知道怎麼使用。他要知道自己的局限性,讓專業者真正發揮,讓行政系統可以運作,行政系統會半癱瘓,因為他太強勢, 大家都不作為。

 

行政系統、資本系統都不作為,公民系統也會很快失望,他現在做的、站的是他熟悉的中產角度,他不熟悉社福團體關心的議題,當時對他高度期待的人會失望,他到現在還沒回應任何一件事。

柯P要適可而止了,他應該提出4年藍圖、5個台北最急切的市政重點之類的,不要都是爆破的搏版面的表演性的,夠了吧,你可以安靜的跟幕僚坐下來討論,告訴我們你4年後要給我們看到什麼?我不希望他只是建立一個高度法治的國家,像新加坡用罰則建立一個統一標準、乾淨、守秩序的,台北好不容易變成包容、多元、差異性社會,不需要回到新加坡那樣。

他身邊的兩位建築大將林欽榮、林洲民很有問題,他們完全明白這個問題的嚴重性,卻一句話不吭,林洲民過去從建築界出來,如果是他碰到這種事,他會去撞牆吧?我要寫一封公開信給我的同學林洲民,我要質疑他,他必須把他的專業良心拿出來,要把角色做起來,要幫柯走到正確的路上,站在專業角度想事情,這是他的責任。(財訊)

 

 

台北大巨蛋去留?郭泰源:台灣需要一座室內球場

台北大巨蛋:感謝北市府,讓我有這麼多地方可以思考!

北市、遠雄共識 再次安檢台北大巨蛋

台北大巨蛋安全毛毛的?全區採用他棟化垂直分流設計不用怕

趙藤雄兒子趙文嘉 捐助建築文化館

台灣大巨蛋的歷史-桃園大巨蛋到台北大巨蛋的演變

台北大巨蛋熱線追蹤

遠雄大巨蛋_2016年試營運